欢迎进入中国民主同盟吉林省委员会官方网站!

盟员风采

皓首尤能苦耕耘

发布时间:2014-04-22   点击率:10882

欣逢建国四十周年,为了弘扬盟的光荣传统,把老同志们的工作、思想、生活情况及他们的高尚精神境界和道德情操介绍给全市盟员,受《长春盟讯》的委托,我和吉林艺术学院的盟员、画家吴宇芳副教授承担了拜访十位盟内老前辈的任务。

我们拜访的第二位长者,是盟省委副主委、东北师大生物系教授赵老汝翼。

认识赵老大约快6年了,记得很清楚,因为我第一天调到盟里工作,头一项任务就是到赵老家里取民盟五大的会议材料。给我的印象是,老人家沉稳、深邃、可亲、可敬,具有典型的学者气质和风度。

第二次给我极深印象的是1985年在丹东开东北三省盟务工作座谈会。一天早晨我咬牙起个早,到锦江山公园逛早市,因为第二天就要返程了。见许多人都去登山,我也来了兴致,特意选了一个没有台阶的山路。可巧,有一个穿灰衣服的也选中了这条路,并已先我20多米了。我想撵上他,可一会工夫,浑身就冒了汗,抬头看,前面那个人还离我挺远。我憋足了劲撵,可终究没撵上。待我气喘吁吁,爬上山顶时,只见那人等在那里,冲我笑。嗬!原来是赵老。赵老见我的狼狈相,笑着说:“小伙子,不能光睡懒觉,这身体得经常锻炼才行。”那年赵老已经74岁了,体魄如此健壮,确实让我赞叹不已。

老人家还是那般硬朗,穿一件十分干净,已洗得发白的旧制服,一头银发梳理得整整齐齐。对我们来访他十分高兴,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让人感到心里热乎乎的。

房间铺满了阳光。墙上挂着赵老年青时的照片,堪称英俊潇洒。写字台上立着一个艺术瓷盘,上面写着:“从事动物学工作五十年纪念”。老人家身后是排大书架,右上角一盆茂盛的吊兰垂着长长的枝条,青翠欲滴。从衣着到家中的陈设,都可以看到赵老喜爱整洁保持节俭的生活习惯。

吴宇芳教授选好角度,打开画夹,开始给老人画像,我便和赵老攀谈起来。赵老是辽宁省辽阳县人,生于1911年,正值民国初建。幼时家境窘困,虽天资聪颖,却不能顺利求学。高小读一年半,初中只读了半年,师范读了四年,都没能毕业。1929年初考入东北大学教育学院博物专修科。因当时只有师范和教育学院专修科吃官费,所以成了赵老求学的唯一选择。修业中途,赶上“九·一八”事变,随校迁往北平。补上短期课程后,于1932年2月毕业。毕业后赵老在关内度过两年流亡生活。1934年由他老师夏康农教授介绍到中法大学生物系做助教,一共八年。这段时间里赵老在无脊椎动物学专家。陆鼎恒、贝类学专家张玺及鲍鉴清、朱洗等著名教授的亲切指导下,刻苦钻研、自学、辛勤实践。使他在无脊椎动物学(包括贝类学)、组织学、胚胎学(包括实验发生学)的基础、实验、实习技能与科学研究方面都得到了重要的教益和收获,为其后来成为一名动物学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用赵老的话讲:“我在北平中法大学做了8年助教,等于当了八年半工半读的研究生。”其间,赵老在中法大学和中国实验生物学杂志上出版和发表了两篇重要的学术论文。一篇是《蚕卵单性发育与正常发育之比较》,一篇是用法文写就的《用盐酸进行蚕卵单性生殖的细胞学研究》(与朱洗教授合写)。 

赵老1940年8月到北师大做讲师,1943年升为专任讲师,次年便任副教授了。1946年赵老又在《科学时报》上发表了另一篇重要论文《北平习见螺类之研究》。这一年春天赵老被东北临大补习班聘为生物学教授,返回了离别14年的东北老家。同年8月被国立东北大学植物系聘为动物学教授。1947年又被国立长白师范学院抚顺分院聘为教授并任博物系主任。1948年暑期,赵老又随校迁往北平。

北平解放后,赵老受东北人民政府教育部的邀请来到长春,被分配到东北师范大学任教。40年间,赵老在师大生物系做教授、副系主任、系主任、名誉系主任。直到1987年离休。

作为动物学家,赵老毕生致力于贝类学方面的研究,并多有建树。

他是中国动物学会、贝类学会的副理事长;吉林省动物学会理事长;长春市动物学会理事长。结合教学,在大连海滨对无脊椎动物野外研究的环境中,赵老几十年从事软体动物研究。发表了《大连沿海的腹足类》《大连沿海的瓣腮类》《大连潮间带后腮类软体动物记录》等论文,出版了《无脊椎动物学》《大连沿海习见无脊椎动物》《大连海产软体动物志》等书。其中专著《大连海产软体动物志》获东北师大优秀科研成果奖。1984在其教龄五十周年的时候,还主编了《中国海滨无脊椎动物采集指南·北方篇》一书。

在文革的一段时间,赵老还研究了自然辩证法。编写和出版了《自然辨证法浅说》《在科学的征途上·中外科技史例选》和《自然科学辨证法》三本书(合编)。由此赵老还担任中国自然辨证法研究会理事和吉林省自然辨证法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赵老教书育人五十余年,可谓桃李满天下。从五十年代开始,前后培养了10名研究生。有的做教师、研究人员,有的攻读博士学位,还有的出国深造。在无脊椎动物和贝类学领域都挑起了大梁。其中一个学生(副教授)已接替他出任全国贝类学会的常务理事。在当前院校许多学科和专业惊呼后继乏人的时候,赵老的专业却是大大的后继有人。看来无论在任何领域,培养接班人的工作是忽视不得的,而且宜早不宜迟。

赵老1951年入盟,1959年入党后也一直在盟内做领导工作。历任盟中央候补委员、委员、常委、参议委员会常委,长春市盟副主委、吉林省盟副主委。现在仍是省盟副主委,协助关老领导全省民盟的工作。1951年他任吉林省人民代表会议代表和省政府委员。从1955年开始到现在一直任省政协常委,还兼任一段副秘书长。

赵老是在担任市民盟副主委的时候,被推为省政协常委,从此一气工作到1992年,大概是为数不多,在省政协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了。谈到政协工作,赵老说:我以为我省、我市政协发展大致都可分为五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955年建立到反右,这是地方政协组织的初创阶段。作为统一战线组织,当时名义上很重视,可实际上并没有摆上应有位置,工作也无规范性可言,党委和政府也未要求政协做什么具体的工作。例如我曾任文教委员会的主任,两位副主任一位是教育厅长,一位是文化厅长,从人员安排上是很重视的。但确实说,在我任职期间,两位副主任从未参加过委员会的活动。第二阶段,从整风反右直至文化大革命,这是政协工作的低潮期。反右后,许多政协委员被划成右派,政协的工作转向了以阶段斗争为纲,于是搞批判会、交心会、座谈会、神仙会等,对知识分子和各界人士进行思想改造和批判。第三阶段是文革十年,人民政协和民主党派几乎同时被取缔,进而停止了一切活动。第四阶段,1979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这是政协拨乱反正,恢复活动并产生重大发展和变革的阶段。邓小平同志出任五届全国政协主席,对政协工作充实了崭新的内容,对人民政协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第五个阶段,就是1989年末,中央14号文件发表以后,这是人民政协兴旺发达,走向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的阶段,也是人民政协取得重大成绩的阶段。45年人民政协的发展,可谓是千回又百转,一步一层天。了解历史,可以使我们更珍惜今天,抓住机遇,把人民政协的工作做得更好。我们这一代人已垂垂老矣,希望寄托在新一代年轻的政协委员身上。

谈到盟的工作,赵老说:学潮和动乱,给我们最大的教训就是必须加强思想政治工作,这一点对我们民盟也不例外。下阶段盟务工作的重点,就是加强学习,联系思想实际,学习马克思主义。近几年盟组织发展很快,要注意对新盟员的培训,当然培训的中心也是学习。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长期的,我们必须把它作为盟的组织建设和思想建设的中心环节。关老讲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立国之本、立盟之本、立身之本,我同意他的观点。

我们请赵老谈谈建国四十年的感想,赵老说:40年了,国家发展很快,已建成初步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国家。国民生产总值已跃居世界前列,只是按人口平均起来就落后了。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得到了大幅度提高。尽管存在着教育、能源、人口、交通等多方面的问题,但成绩是巨大的,尤其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十年。党的改革开放政策的正确性是勿庸置疑的。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对党风问题感到忧虑。党风问题得不到彻底解决,党和国家就不可能长治久安。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这是个明显的道理。当然,我的比喻也许不恰当。就是抗战胜利后,我在北京,仅二、三年的时间,就耳闻目睹了国民党由盛到衰的全过程。国民党刚进北京时,军容严整、士气高昂,百姓都向他们竖大姆指,认为他们是抗日的英雄,从心眼里欢迎他们。可接收大员一来,不到二、三年就把北京搞了个金子、银子、窑子、戏子、馆子的五子升天。老百姓由希望变为失望,认为国民党还不如汉奸呢!丧失人心是很快的。这次学潮和动乱波及面这么广,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在今年省政协的全体委员会议上,我谈到从严治党、消除腐败

现象的问题,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共鸣。王忠禹省长、谷长春副书记都带头鼓掌。

    现在党中央正在下决心抓这件事,全党全民为之振奋,我对此充满了信心。但现在看来主要是要一抓到底的问题。近几年,形成一种不良倾向,许多事是虎头蛇尾,拖延不决,半途而废。这要引起我们

足够的重视和警惕。

    赵老目下的生活十分美满。仍在做省政协和省民盟的工作,余下的时间是看书学习,还有为一些中青年学者们审阅书稿、评审论文。

赵老的晚年是充实的,正应叶剑英元帅的一句诗——“满目青山夕照明”。

(作者:张釜,写于1989年)

 

赵汝翼简历

    赵汝翼(1911-1995),男,出生于辽宁省辽阳县一个农民家庭,生物学家,民盟盟员。曾先后就读于辽阳中央模范高小、辽宁省立第三师范学校。1929年考入东北大学教育学院博物专修科。1934年,由其恩师夏康农教授推荐赴北平担任中法大学助教。东北解放后,由北平来到长春,任东北师范大学生物系教授、副系主任、系主任。

    曾任中国动物学会理事、中国贝类学会副理事长,长春市动物学会理事长,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理事,吉林省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从1955年起连续担任政协吉林省委员会常委并兼任副秘书长。1951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是东北地区早期的盟员之一。1955年,被推选为民盟吉林省第一届省委委员。连任民盟吉林省第三、四、五届省委常委和民盟长春市委主任委员;连任民盟吉林省委第六、七、八届副主任委员;从1979年起,连续当选民盟中央委员、常务委员;1990年,任民盟吉林省委代主任委员。1994年荣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下一主题:中国量子化学之父 上一主题:松柏老而健 芝兰清且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