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民主同盟吉林省委员会官方网站!

协商民主 大道同行

初议协商民主的文化认同

发布时间:2014-04-15   点击率:2798
约瑟夫·毕塞特在1980年《协商民主:共和政府的多数原则》一文中提出的“协商民主”,开启了20世纪后期西方协商民主理论的兴起和发展之路。之后,关于西方协商民主的不同理论流派纷纷呈现。总体上来看,西方学界关于协商民主的思想理论大致分为三条类型:一是将协商民主看成是一种决策体制或决策形式;二是将协商民主看成是一种民主治理形式;三是将协商民主看成是一种团体组织或政府形式。[1]国内学者在探讨协商民主理论时也主要是侧重于西方协商民主理论的前两者,即将协商民主视为一种治理形式和决策方式。

如何理解协商民主已成为保障协商民主自身实效性的重要思想基础和实践前提,如何理解协商民主都需要把握其存在的现实生活基础和价值追求指向。为此笔者从文化认同的维度出发探讨协商民主切实可行的实践路径和价值追求,认为协商民主的实现过程是参与协商的多方对同一协商内容与结果的认同过程。这样的认同既需要参与协商的所有人在机会平等的基础上,自由、平等、公开的表达自身的意愿,也需要对协商的结果具有一致的认识。如何理解协商民主的文化认同的重要性,笔者试图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概括。

首先,协商民主的文化认同有利于培育参与者的主动性。协商民主作为一种治理方式或决策形式,都体现了其针对、分析和解决现实问题的价值诉求。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协商的多方参与者能够积极、主动地参与其中,并通过表达自身的意见和建议以谋求问题解决的最佳方式。这样,一方面参与者在协商的过程中,其作为主体的自觉性和积极性的程度高低,决定了协商民主过程的真实有效性的好坏(积极主动性的正能量)。另一方面参与者从自身的现实需求出发,在协商过程中也能表现出较偏激的情绪或曰“积极性”,会对协商过程带有一定的消极影响(积极主动性的负能量)。使得协商民主只实现了现实利益的暂时均衡,而缺乏对长远的、共同的、整体性的利益的有效达成。这样的协商只能是“讨价还价”的市场交易,缺乏“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整体性意识,所实现的协商民主也只能是虚有其表。与之相对,基于文化认同的协商民主,使得协商的参与者对自身作为整体的一部分的地位认识和价值突显出来,使得参与者的主动性并非单纯地建立在个体利益需求的基础上,而是在文化认同的基础上实现自我表达的同时,更加合理的实现大多数人的诉求。使参与协商的多方即着眼于国家、社会整体的发展需求而理性地表达自身的价值诉求,也使协商过程中出现或可能出现的问题具有最大的探讨和解决的空间,为“协商民主”状态的实现奠定坚实可靠的基础。这样的协商民主的“文化认同”是对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要素的有机建构的理性认识,是现时代的人所应具有的基本文化素养,是作为个体的人在社会发展与建设中应当提供的正能量。

其次,协商民主的文化认同有利于增强参与者的平等性。协商民主从其内在的诉求来看,是需要保持参与协商的多方以平等的身份和地位参与协商全过程的。在协商的实践过程中,我们经常面临着一个尴尬境况:一方面,想要保持参与协商的各方以平等地位,另一方面,参与协商的各方自身的现实需求因大小、多少的不同(现实利益的大小并非指其在性质上,而是从社会财富的量化标准来衡量的)而不容易求得平等。当参与者之间不同大小的现实利益诉求不交叉或不冲突的情况下,确立他们之间的平等地位具有相当的可能性,但当这些利益相互交叉甚至相互冲突时,参与协商的各方为了凸显和保障自身的利益而努力人为地提高自身的地位,似乎这是协商过程的常态。尴尬在于,基于利益大小的协商依旧是一种利益的博弈,而非协商民主之精神所愿;基于需求多少的协商依旧是权力的再运作,而非协商民主之社会效应。摆脱这一困境,确保参与者的平等地位,就需要参与者在协商过程中更加重视提高文化认同力、意识自觉性和思想统一化。基于这样的文化认同的协商民主,才能使协商过程成为一个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认同、相互肯定的过程,参与者在理解和尊重他人的前提下得到他人的理解和尊重,即实现了参与者之间的相互平等,也更大程度的提升了参与者的道德水准和文化素养,实现协商民主应有的平等性。

再者,协商民主的文化认同有利于提高参与者的责任感。以文化认同为基础的协商民主能够使参与者充分地认识到自身作为整体之一部分的地位和作用。在此意义上的协商民主不仅能够最大限度地推动作为个体或部分的利益的发展,更有利于提高参与者之于社会或他人的责任感。协商民主作为社会的治理方式,其目的不仅在于推动作为参与者的各方利益需求的满足,更在于推动作为整体的国家和社会的利益需求的满足。无论是对于其他参与者还是第三方,协商的主体都应当具备相应的责任意识,并主动承担相应的责任。在此意义上,协商民主想要实现的不仅是现实生活中多方利益的发展和维护,更是实现社会责任的分配与落实。协商民主的实效性不仅是针对于利益的实现,更是指向责任的担当。因此,以文化认同作为协商民主过程中不可或缺的要素,或即便协商民主是国家意志与决策形式,更需决策者从提高参与者的积极性、平等性、责任感等方面,有效实施协商民主,有效提升民众对协商民主的文化认同,强化协商民主的真实实效性。

(发言人为民盟吉林省委常委  东北师大政法学院副院长、博士导,吉林省政协委员)

 

 



[1]参阅陈家刚:《协商民主引论》,《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4年第3期。

下一主题:协商的目的就是民主 上一主题:创新协商民主平台构筑民意表达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