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民主同盟吉林省委员会官方网站!

同舟时评

对『问责制』的问责

发布时间:2013-08-16   点击率:3149

何大壮

 

      据媒体披露。南方某医院院长因该医院将一批眼病患者的眼球给“治”没了而遭到“问贵”:免去其院长职务。这个“处分”按理说也够厉害的了,但看了下文才知道,“院长”只不过是该人的兼职。他的正经职务是当地的卫生局副局长。这种“问责”真是跟公众开了个玩笑,丢掉了不拿薪水的院长职务,何卫生局副局长照当,问不问大“贵”还有什么用?
     “问责制”始于西方,是对那些造成重大影响及后果的事件中负有领导责任的官员的一种处罚,遇其“引咎辞职”。这种制度好就好在“出了事总得有人负责,不能一推六二五,谁都不担责。”我们引进“问贵制”已经有好几个年头了,也有一些官员遭到了问责,此种做法标志着我国正朝着法制社会进步,是可喜之事。
     然而,事实证明,我们的“问责制”还远远没有到位。据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讲。不少遭到“问责”的官员,责也“问”了,职也“辞”了,但转身又到别的地方(部门)当官去了(为了顾及舆论影响,多采取不声张、不露脸的“低调”方式),级别不变,待遇不变,有的甚至比以前更“肥”。笔者认为.这种“问责制”不搞也罢!
     为使“问责制”不流于形式,不成为戏弄公众的“障眼法”,“问责制”也应该增加透明度。不但应该公布某某官员因何事被“问责”,而且还要公布官员遭到“问责”后的去向。可能有人会说,“问责”后官员的去向属“个人隐私”,不便公开,但“公众人物无隐私”早已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所证明。透明总比“黑箱”好!

下一主题:“狼”的“羊群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