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民主同盟吉林省委员会官方网站!

同舟时评

农民咋不退休?

发布时间:2011-03-08   点击率:6616

高 尚


我国农村人口为9.6亿,占人口总数的60%强,农民能否享受退休制度,不但是关乎中国一半以上人口利益的大事,更是作为公民能否计入社会利益考量范畴的民权问题。我国现行的退休制度惠及面只包括企事业职工和公务员,而农民则只能沿袭家庭养老、养儿养老的老办法,无缘享受退休这一社会福利。应该说,将农民如此庞大的社会群体纳入退休保险行列,无论在制度设计和财力支撑等具体问题上都会遇到困难。但是退休作为社会福利,就应该具有普济意义,对作为社会基石庞大的群体视而不见,社会的公平与进步就无从谈起。

农民享受社会养老具有积极意义——缩小城乡两元制度的差距,一定程度减少社会层面的分配不公,为底层民众的切身利益做出明确表达。我国宪法规定,国家的性质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工人阶级是国家的领导阶级,农民阶级是工人阶级的同盟军,也是国家的领导阶级。所以我觉着,领导阶级的成员更应该享受退休待遇,照着根本大法办事,这也是卫护宪法的尊严。

退休在我们这个古老的国度不是新鲜事,位列唐宋散文八大家之首的韩愈,在他的《复志赋序》中如此描述自己的文艺创作动机:“退休于居,作《复志赋》”。《宋史·韩贽传》上也说:“退休十五年,谢绝人事,读书赋诗以自娱。”这二位都是吏部侍郎致仕,在“中组部副部长”位置上退下来的,从人家嘴里说出了退休,是一种政治待遇。一是有平生涉险宦海总算平稳登陆的侥幸。二是讲赋闲于家颐养晚年的散淡。中国古代退休仅限于官吏,退休制度是中国古代官僚制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官员专有的养老方式。及至后来它成为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进步为“公家人”也能退休养老,但农民的处境就一直很尴尬,他们一辈子都在“种地”,不会“失业”也用不着“退休”。或许这样的理由造就了现实,这样的现实又成为了维持现实的理由,反正一直以来,人们习惯了中国绝大部分人口的农民在没有社会保障的情况下默默忍受年迈或疾病困扰。

农民是职业吗?农民是身份吗?回答是肯定的,过去是,在将来想当长的一段时间仍然是,农民就是成了工人也还是“农民工”,虽然这不是我们希望的。从1952年到1956年中国用了4年时间,基本完成了对农业生产资料社会主义改造任务,中央政府根据中国政治协商会议的共同政治纲领,针对社会事业、工矿交通等国营单位的从业人员颁布劳动保险条例,而这种制度设计一开始就将农民这个最为庞大的社会群体排除在外,原因只有一条,人太多负担不起。而就在这一时期,农村迅速由“半社会主义”跑步进了社会主义大门,将一家一户的生产单位,改造成了高级农业合作组织,它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用最为简约的方式完成农业产品向国家资本的转化,而创造财富的人们的养老方式并没有得到改变,似乎也不需要改变,传统生活方式没有随社会主义改造而消失。

中国是传统的农耕社会,历代统治阶级对待农民问题都当作头等大事,毛泽东说:“中国革命问题实际上就是农民问题。”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在上个世纪,为了主义信奉、为了中国向何处去而浴血厮杀,斗争的胜败对错明情摆着毋庸赘述。但他们最终都在自己主义信仰框架内,进行了深刻的农村革命,“土改”是两岸差不多同步进行的重大社会变革,虽然过程和办法因各自情势不同各有话说,但在农民问题的态度上两党早就殊途同归。可见,相同的血缘注定有相同的文化觉醒、相同的思维及行为方式。“耕者有其田”是一个古老的社会命题,也是社会利益公平分配保持社会稳定的必要条件。孟子说过:“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己。”亚圣说的就是固定的生活来源是确立生活信心的基础。我国的城市化进程很快,城市不断扩张,失去土地的农民也越来越多,就算给予一定补偿,很多失地农民也难以融入城市。就算有地可以种一辈子,靠土地养老、养儿防老的家庭养老方式仍然不能解决农村的老年问题。

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薪酬分配室主任何凤秋说,目前我国企业单位、事业单位、行政机关养老金数额比是1:1.8:2.1。我不知道这个数字是咋来的,里面仍然没有农民。当然也有好消息,武汉市江夏区的2031名失地农民每人领取了每月360元的养老金。郑州明文规定,失地农民养老待遇不低于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

把好消息变成眼目前的好事情,这个过程不要太长,别让农民皓首以待。

 

上一主题:软环境的“硬度”